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美智库学者:欧洲的病夫就是欧洲

欧美日韩 时间:2019-05-31 编辑:诚信在线娱乐 浏览:
参考消息网5月30日报道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5月27日发表德国《时代》周报编委会委员、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研究员约瑟夫·约费的文章《欧洲的病夫就是欧洲》称,欧盟具备了堪称超级大国的一切必要条件,但在世界舞台上却俨然成为一个流浪儿。内部分

参考消息网5月30日报道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5月27日发表德国《时代》周报编委会委员、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研究员约瑟夫·约费的文章《欧洲的病夫就是欧洲》称,欧盟具备了堪称超级大国的一切必要条件,但在世界舞台上却俨然成为一个流浪儿。内部分歧导致的管理缺失和分裂状态使欧盟成了旁观者。

欧盟俨然是一个流浪儿

文章称,5月26日举行的欧盟选举透露出两点:其一,中间派(温和的右派和左派)力量受到严重削弱。1979年以来,坚定支持欧盟的基督教民主党和社会民主党第一次在751个席位的欧洲议会中不再占有多数。其二,极右翼(抨击欧洲者和民粹主义者)的席位增至170个左右。在英国,脱欧派既有工党也有保守党。在法国,玛丽娜·勒庞的国民联盟得到的票数超过了埃马纽埃尔·马克龙总统所在的政党及其盟友。

文章称,席位数量反映了欧洲政治版图变化:正在日益背离欧洲共同体创建条约庄严宣告的“日益紧密的联盟”。那曾经是一个崇高而不狂热的梦想。欧盟从最初的6个成员国持续不懈地扩张到28个,具备了堪称超级大国的一切必要条件。GDP仅比美国少2万亿美元,比中国多5万亿美元。然而,就全球影响力而言,在华盛顿、北京和莫斯科主导的世界舞台上,欧盟俨然是一个流浪儿。

欧盟遭遇意识形态分裂

文章认为,命运不会很快偏向欧盟。尽管光彩夺目,可是欧洲并未能够将巨额财富转变成战略影响力,这有三个原因。

第一,正如民族主义右派崛起所示,欧盟遭遇了深刻的意识形态分裂。在东欧,波兰、匈牙利等国小心翼翼地捍卫他们一再丧失的主权。他们珍惜布鲁塞尔的补贴,但又不愿向强制命令屈服。

第二个病症是失去了领导。只有在法国和德国“这一对儿”或“引擎”带路引导下,欧洲才能实现日益紧密的联盟,这是一个坚定的信念。然而,这两国是对手而不是配偶。柏林坚持实行财政纪律和劳工市场改革。德国过度担心欧元区会堕落为“转移支付联盟”:由德国为有着借债开支文化的“地中海俱乐部”(南欧的谑称)买单。

文章称,马克龙非常乐意获得德国的财政支持。由于无力重振法国经济并受困于“黄背心”抗议活动,他极力要求欧盟财长和预算将巨额欧元从德国向南欧分配。他对德国外贸盈余愤愤不平,敦促柏林加薪促开支。自然地,马克龙认为英国脱欧是件好事。如果英国脱离欧盟,柏林或许就没有足够的支持阻碍法国的雄心壮志了。

文章指出,加剧无法缓解的政治信仰冲突的还有:法国的中央集权制和集中制与德国的联邦制、财政僵局与市场导向经济学的对立。两套体制反映了双方不同的历史,它们不应交锋,而应达成适度的协议,就像60年来一直那样。但是,这不会促成联合领导。即使法德就重要问题达成协议,欧盟较小的成员国也不会屈从于它们。

文章称,第三个问题是欧洲在全球舞台上苍白无力的角色。套用玛格丽特·撒切尔的说法,欧盟始终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强权政治和地缘经济学重新抬头。弗拉基米尔·普京领导的俄罗斯不断施加影响,唐纳德·特朗普领导的美国则蔑视欧洲盟友,德国的安格拉·默克尔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特朗普实施惩罚性关税并经常扬言取消对欧洲的安全保护,轮番激怒并吓唬欧洲的北约成员。

分裂的欧盟成了旁观者

文章称,鉴于欧洲拥有巨额财富,没有大洋彼岸的老大哥,欧洲完全能够对付。但是,这需要团结统一。这是欧洲2000年民族史上未能实现的目标。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的保护成了一剂甜蜜的毒药。70年来,欧洲人享受了低成本安全,未学会战争的艺术。为什么没有?欧盟作为一支“民事力量”和“以邀请的方式组成的帝国”干得不错,有效地利用贸易,回避强权政治,支持基于规则的多边主义。

但文章认为,这种良性历史正在被贸易战、“美国优先”以及俄罗斯等国的影响力所解构。因内部分歧而陷入无人管理和分裂状态的欧盟成了旁观者。文章称,欧洲在利用了30年前柏林墙倒塌后的和平红利之后,终于开始重新武装了。或许需要再过30年才能将一个由28个或27个成员国组成的委员会变成一个较受尊敬的战略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