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别只盯着美国 欧洲正在“悄悄”发生一场巨变

海外新闻 时间:2019-05-31 编辑:诚信在线娱乐 浏览:
欧洲议会选举于5月23日到26日举行。此次选举被视为检验欧洲政治气候的风向标。作为欧盟三大机构中唯一由将近5亿民众直接选举产生的组织,欧洲议会履行代表欧盟民众的职责,提升民众对欧盟机构的信心。 这次选举也被认为是“欧洲议会成立以来最重要的一次选

  欧洲议会选举于5月23日到26日举行。此次选举被视为检验欧洲政治气候的风向标。作为欧盟三大机构中唯一由将近5亿民众直接选举产生的组织,欧洲议会履行代表欧盟民众的职责,提升民众对欧盟机构的信心。 

  这次选举也被认为是“欧洲议会成立以来最重要的一次选举”,是决定欧洲未来的一次“大考”,因为选举过程将使欧盟存在的一系列不足更明显地暴露出来:

  虽然欧洲议会在政治上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但民众对其关注程度却在不断下降,选举投票率在走低;

  在欧洲议会内部,主流力量不断分散化而极端势力却在崛起;

  由于在民众关心的移民、反恐、气候、经济增长等问题上,不少欧洲国家政府并没有交出满意的答卷,这给持欧洲怀疑论的民粹主义政党可趁之机。 

  预计今年的欧洲议会选举中民粹势力获得席位会进一步增加,蚕食主流政党的优势,此消彼长之下,欧洲议会固有的格局虽然不会在本次选举中被打破,但政府向右的倾向却会更加明显,并影响未来五年欧盟机构的运作,法国等欧盟大国可能将在本届欧洲议会的任期内推动欧盟改革。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

  权力日增,投票率却在走低

  与各国议会相比,欧洲议会在创设之初拥有的职能有限,但之后通过欧盟签定的各个条约,权力逐步增加。

  从早期只具备监督权,到预算权的获得,再到参与立法权,欧洲议会权柄日重,尤其是《里斯本条约》通过后,欧洲议会被定为与欧盟理事会平等的立法机构,欧盟三分之二的法律法规由欧洲议会和欧盟理事会共同制定。该机构还负责批准欧盟上千亿欧元的支出计划,欧盟委员会领导层任命也需要欧洲议会的批准。 

  近年来,欧洲议会在国际贸易协定中的作用不断增加,欧洲议会对几乎所有贸易和其他国际协议拥有否决权。通过英国脱欧,欧洲议会还被证明有权支持或拒绝脱欧协议。开放社会欧洲政策研究所研究员希瑟格·拉布认为,欧洲议会的功能变化反应欧洲政治更深层次的结构转型,影响力正在超越国家层面。 

  一般来说机构功能越强,在国家层面受重视也会影响民众。但民众对欧洲议会的重视程度却一直在下降,这从不断走低的投票率上可以体现出来。欧洲议会1979年首次实行直接选举以来,投票率不断下降。欧洲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索尼娅·别德拉菲塔预测,本届欧洲议会的投票率会在40%左右浮动。 

  欧洲议会缺乏选民影响力,参加欧洲议会选举的投票率总是低于成员国国内选举。尽管欧洲议会对欧盟立法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大部分选民依旧认为对欧洲议会的投票无足轻重。英国皇家研究所的安妮·劳恩若斯认为,欧洲议会选举的投票率是民众不满情绪和政治冷漠的综合结果。从长远看,缺乏民众支持将限制欧洲议会权利的进一步扩张。 

  2

  参加“大考”的党团都有谁

  欧洲议会共有751席,目前主要由八个党团组成。欧洲议会的党团需要满足两个条件:首先是至少要有25名议员;其次议员的构成要代表至少四分之一的欧盟成员国,也就是说至少7个国家。

  目前欧洲议会的前两大党团——中右的欧洲人民党党团(EPP, 217席)和中左的社会党党团(S&D, 187席)——组成的联盟在欧洲议会占绝对多数席位,主导欧洲议会议程。这两大党团也瓜分了欧盟三大机构的最重要职位,比如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欧洲议会主席塔亚尼都隶属于EPP;欧委会6位副主席有两位隶属于EPP,三位隶属于S&D。

  以政治光谱划分,欧洲议会的其他党团包括:中间派的欧洲自由民主联盟党团(ALDE,68席);左派的欧洲联合左翼/北欧绿色左翼(GUE/NGL,52席)和绿党-欧洲自由联盟(Greens/EFA, 52席 );右派的欧洲保守派和改革主义者(ECR,75席)、自由和直接民主欧洲(EFDD,41席)、民族和自由欧洲(ENF,37席)。除了这八大党团外,欧洲议会还有22名无所属议员。 

  如果从亲欧还是疑欧角度对这八大党团做简单的二元划分,欧洲人民党党团(EPP)、社会党党团(S&D)、欧洲自由民主联盟党团(ALDE)、绿党-欧洲自由联盟(Greens/EFA )这四个党团可视为亲欧派(共524席,占比70%);欧洲保守派和改革主义者(ECR)、欧洲联合左翼/北欧绿色左翼(GUE/NGL)、自由和直接民主欧洲(EFDD)、民族和自由欧洲(ENF)这四个党团以及无所属议员可以视为疑欧派 (共227席,占比30%)。进一步细分的话,欧洲保守派和改革主义者(ECR)、欧洲联合左翼/北欧绿色左翼(GUE/NGL)可视为轻度疑欧派;自由和直接民主欧洲(EFDD)和民族和自由欧洲(ENF)可视为极端疑欧派,这两个党团的成员包括中国读者耳熟能详的民粹政党,比如自由和直接民主欧洲(EFDD)的成员包括意大利五星运动党、英国脱欧党(党首是英国独立党UKIP前党首法拉奇)、德国选择党,民族和自由欧洲(ENF)的成员包括意大利联盟党、法国国民联盟、荷兰自由党和奥地利自由党等。

  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共和国前进党今年将首次参加欧洲议会选举,欧洲自由民主联盟党团(ALDE)领袖、比利时前首相伏思达数月来一直在向共和国前进党喊话,希望其加盟。预计选举结果出炉后,共和国前进党会正式做出决定,加入中间派的欧洲自由民主联盟党团(ALDE)。 

  3

  主流政党“失血”、疑欧势力上升

  根据欧洲智库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ECFR)委托英国民调机构Yougov做的民调,中右的欧洲人民党党团(EPP)将从目前217席降到182席,中左的社会党党团(S&D) 将从187席降到140席,两大党团席位总数332席,失去目前绝对多数地位。

  ECFR在研究报告中分析说,虽然欧洲人民党党团(EPP)和社会党党团(S&D)仍是前两大党团,都由于失去绝对多数席位,它们将不得不寻求与其他党团合作,组建更大的“大联盟”。换言之,其他小党团有望成为未来欧洲议会执政联盟构成的关键。从党派倾向的角度看,EPP和S&D两大党团最有可能与欧洲自由民主联盟党团(ALDE)或绿党-欧洲自由联盟(Greens/EFA)结盟。如果与ALDE联盟,有望占57%席位,如果与Greens/EFA结盟,有望占51%席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