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花35万选择“互联网装修” 结果是个坑!

家居 时间:2019-10-23 编辑:诚信在线娱乐 浏览:
浙江杭州一对老夫妻用一辈子的积蓄买了一套别墅,在装修这个问题上,他们几经比较,最后选择了一家很时髦的号称“互联网装修”的北京公司,公司说他们能24小时装修直播,也就是说手机上就能看到装修全过程。 结果呢,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老夫妻为了装修

  浙江杭州一对老夫妻用一辈子的积蓄买了一套别墅,在装修这个问题上,他们几经比较,最后选择了一家很时髦的号称“互联网装修”的北京公司,公司说他们能24小时装修直播,也就是说手机上就能看到装修全过程。

  结果呢,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老夫妻为了装修耗尽心血,心血都耗在讨要装修款上。官司一审二审,最近进入了强制执行阶段。

  老夫妻买别墅请了

  “互联网装修”公司

  2016年,老张夫妇花了四五百万元买了临安的一套别墅,这些钱差不多是他们的毕生积蓄了,为的就是有个高质量的晚年生活。

  为了省心省力,二老在装修这个问题上颇费了一番心思,各种比较,最后选择了“互联网装修”。

  推出“互联网装修”的是北京某科技公司在杭州的分公司,在宣传中他们承诺40个工作日装修完毕、24小时装修直播、自有产业工人、硬装全包零增项……

  装修效率高,并且能够网络直播,也就是说不用亲临现场就能查看装修进度,是老张夫妇最看中的。

  2016年12月,老张夫妇与该北京的科技公司签订《装饰装修工程施工合同》,合同约定24小时装修直播(在手机上随时关注装修进度),40个工作日内完工。

  而且根据该公司的开价,装修价格也相当便宜,大约40多万元。

  老张夫妇陆续支付了装修款总计35万元,就满心欢喜地等待早日入住了。

  半年时间才完成水电装修

  老夫妻无奈打官司

  现实很快让老夫妻伤心了,说好的24小时装修直播没有了,装修工程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半年过去,30多万装修款付出去,仅仅水电做好。

  几番催促之后,没想到,负责实际装修的杭州分公司在2017年6月竟然停工停业了。

  老张夫妇慌了神,在2017年9月份将该公司告上了杭州市临安区人民法院。

  进入诉讼程序后,案情仍是一波三折,经历了管辖权异议、追加当事人、装修价值鉴定等等程序。

  一审、二审前前后后开了四次庭,法院终于在2019年7月作出生效判决,判令北京公司返还老张夫妇装修款25.3万元及利息。

  因为最后经鉴定,实际已完工的装修造价为6.99万元,未施工材料造价为4.81万,所以老张夫妇付出的35万装修款只能要回25.3万余元。

  太震惊

  装修公司是空壳

  注册地址是农家菜馆

  经过将近2年好不容易走完审判流程,判决生效后,令老夫妻再次没想到的是,被告北京某科技公司未按判决确定期限履行。

  今年9月,老张夫妇向临安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法院执行局收案后,先是通过执行网络查控系统查询被执行人名下财产,发现这样一家号称业务遍布全国的公司名下仅有六万元款项,也早被其他法院冻结,也就是说,这家公司遭到的起诉并不止老张夫妇这一起。

  执行法官依法对北京公司采取了限制高消费和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强制措施,并与被执行人公司住所地所在辖区的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取得联系,委托该院协助查询被执行人的工商、不动产、车辆等信息,但仍一无所获。

  最让人震惊的是,经查,这家所谓的总公司其实是个空壳公司,无实际办公场所,其注册地址竟然是一个农家乐菜馆。

  执行法官通过电话跟公司负责人纪某联系,第一次通话,对方就口出狂言,“我没钱,反正我公司外面欠的钱多了,不在乎多欠一点,而且我人在外地,你们来抓我好了,抓到算你们本事。”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执行法官继续通过短信等告知纪某接下来将限制公司法人变更,将对他进行布控,不管他在哪里,执行措施也能让其寸步难行。

  国庆之前,纪某主动将执行款全额汇入法院执行款账户,这时距离老张夫妇申请执行才过去20天。

  国庆节后上班第一天,老张夫妇到法院办理领款和结案手续,同时带来了一面锦旗。